那些花,那些树,那些开花的树 开花的树

发布时间:2019-07-25 18:20:39 来源:知音文学 关键词:开花的树
开花的树
原文标题:那些花,那些树,那些开花的树
原文发布时间:2016-02-02 14:33:54
原文作者:知音文学。
如果您喜欢本文,请关注头条号【知音文学】阅读更多相关文章。
如果您是本文作者,不希望我们转载此文,请联系我们删除。
开花的树

那些花,那些树,那些开花的树女人如花,素来就论述很多。的确,花是世间美的宠者,或淡雅,或浓烈,或妖媚,或庄重,无一不是怡情悦目之佳品。不过,花虽美,终归还是依附太多,花期易过,容颜易损。如果可以选择,我觉得女人还是做树好,向着太阳和天空自在的生长,不必掩饰内心向上的渴望。如果再奢望一点,则做一棵能开花的树就更好了,既有花的娇柔,又有树的伟岸。它们,在春风里笑,在夏雨里长,在秋霜里傲,在冬雪里挺,形美而神定,别具风情的美丽。

不信?请看那些开花的树:木棉花、玉兰花、芙蓉花、凤凰花……一朵朵,一团团,一树树,开得那么热烈奔放,那么积极真诚,如果你有幸看到了,总会让你意外惊喜——原来,树,也可以长得这般美丽;原来,花,也可以开得这般肆意。

那么,就让我们一些来找寻身边那些开花的美丽的树儿吧。

女屠夫·木棉花

在我住的小城河边,每天清晨,一定会看到一队骑三轮车的屠夫,载着从远郊屠宰场批发的猪肉,分别驶往城里不同的菜市场。他们车技娴熟,即使载着沉重的猪肉,也能在拐弯或上下坡时一气呵成的带过,有点像赛车里的“漂移”。他们冬天穿大棉袄,夏天光膀子,油亮的车子,油亮的衣裳,很有职业特色。在这样一群以大老爷们为主的队伍里,你也会偶尔看到另外的风景——女屠夫。她们一样骑车,一样吆喝,一样从你身边呼啸而过,是男人堆里的一抹亮色,让人不得不多看两眼。

那些花,那些树,那些开花的树我家后面的菜市场里就有一位这样的女屠夫。三十多岁年纪,扎着小马尾,拧着一把大面刀,对着过往行人笑眯眯的招揽生意。我觉得她真的好帅气利落,红格或蓝格围裙洗得鲜明亮眼,小蛮腰一围,手起刀落,手艺娴熟,按着顾客的要求挑、砍、剁。姿态优美,简直就是一种行为艺术。也许是这位女屠夫嘴甜,也许是她生意的确做得厚道,反正基本上每天都是她最早卖完。

每次看到她,我就会想起“屠夫西施”这几个字,我觉得她活得好实在,做自己能做的事,把屠夫这职业做得有板有眼,不因为它是男人的天下而退步,也不因为自己是屠夫而不饰边幅,既有男子的豪放,又不失女性的妩媚。就像路旁那一树不低头的木棉花,不等不靠,执意而热烈,舒心又养眼。

洗脚嫂·玉兰花

一位朋友很喜欢去洗脚城按摩,总附带拉着我一起去,因而认识了她,我们叫她灵子。灵子是位洗脚嫂,看得出来,已不年轻,三十多了,样子清秀,说话细声,待人得体,按摩手法也很知轻重。去的次数一多,我们渐渐熟络起来,因为比较投缘,就慢慢知道了一些她的故事。

那些花,那些树,那些开花的树灵子是一位单亲妈妈,女儿已经十一岁了,离婚有八年。女儿是她的命根子,讲起女儿,灵子的话就会特多,听得出来,那是个懂事、聪明、能干的小姑娘。灵子也会很自然的讲起前夫的暴虐和不堪,像是说别人的故事,平静不忧伤。但我们能想象出一个单亲妈妈,没有其余人帮衬着,八年了,会有多难。我们也会问她怎么就不另外再找一个人呢?灵子很坦白,说不是没想过,只是因为被伤害过,所以更慎重。她说她觉得自己现在也很好,洗脚虽累点苦点,但收入不错;最不好的是遭人误解,但父母要养老,女儿要上学,都要好多钱,要乱说的就随他们说去,自己身正就行,其余的,包括找不找对象,都无所谓。这样说的时候,灵子的笑宁静淡然,没有抱怨,没有忧伤。

是啊,生活就是那样,总是苦乐参半,忘记伤痛,珍惜拥有,接受它,包容它,比什么都重要。因为哭泣和叹息没用,一路走下去的,终究要靠自己的双脚。就如洁白的玉兰花般,纵然长在喧声翻天的闹市,也要安静恬然的开放,默默整理属于自己的一片天空。

二姐·芙蓉花

二姐,是我同学的二姐。当年,在我们村里是个有名的美人儿,为了一纸户口,嫁了个城镇工人。听同学讲,二姐当初实不想嫁的,奈不住父母的轰炸,认了。

那些花,那些树,那些开花的树二姐嫁过去后,没轻松过一天,除了自己要做生意糊口外,还要照顾年迈的公婆,丈夫从小娇惯了,根本帮不上手。没过几年,丈夫下岗了,好在二姐是能干的,就让丈夫帮衬着一起做生意,日子也还过得波澜不惊。只是在我们外人看来,二姐是真不值,她丈夫要哪没哪,哪里都配不上二姐,但二姐自己不说什么,外人也就封嘴了。

今年回家过年时,又听同学说起她二姐。二姐这次遭事了,丈夫得了癌症,并且是晚期,她丈夫自己都不想治了,二姐却执意把店子打了,带着丈夫大医院小医院的跑,一番折腾下来,钱用光,病慢慢就稳定,二姐自己则上工地做小工,挣钱养家,给丈夫看病。别人都说二姐傻,但二姐愿意,她说丈夫虽无能,但这么多年,石头都抱暖了,有个完整的家比什么都重要。

女人要是坚强起来,真是可以上天入地。

如果让我把二姐比做一种花,那我就想她是开在秋霜里的那一树明艳的芙蓉花,不拒冷雨,不受风雷,愈开愈艳,明知要凋零,也要温暖一季。

小表妹·凤凰花

她是我的一位远房小表妹,名字叫风,我们见面很少,却知道关于她的种种传说。

那些花,那些树,那些开花的树这是一个很有个性的女孩子,她父亲权重,却从末以此自恃:小学到初中,她的老师和同学们都不知道她的父亲是谁,看她穿得普通,吃得一般,谁也没有想过她的家世和别人有什么不同;上高中时,也是一样的和同学们挤公交车,进食堂,和普通家庭的孩子就没两样。这样一个家教极严的孩子是很懂事的,顺利上完大学后,父母还是希望她能回来,回到自己身边多少有个照应,为她谋得了一份稳定的工作。在许多人看来,能在父母身边工作当然好处多多啊,那是幸福和稳定的保障,基本上一眼就可以看许多年。有了父母的荫庇,万事不用操心,事业、生活都会很顺遂。可小表妹却偏不,因为迷恋傣族风情,自作主张到云南一个偏远小县支教后留了下来。她说她喜欢孩子,喜欢和大自然亲近。她父母理解又无奈,自我揶揄道:她本是“风”,现在是“西南风”。

这样一个女孩,不落俗套,倔强的追求自己想要的生活,自信而可爱,独立而自由,犹如五月里火红的凤凰花,鲜明逢勃的开满生活的天空。我们除了祝福外,更多的是敬佩,但愿这朵凤凰花,在她热爱的土壤里愈开愈艳。

所有这些,这些纯朴的花儿,这些挺立的树儿,我们身边其实很多很多。它们,没有名花的娇贵,没有大树的高傲,也没有小草的卑微,却构成社会最厚实的一层,朴实又坚强的生长。

做一棵开花的树:风来,摇曳;雨落,滋润;日照,生长;月出,休整。既自己根深叶茂,风姿绰约,又给人挡风雨,造荫凉。这样想,很美。


正文完,原文标题:那些花,那些树,那些开花的树
原文发布时间:2016-02-02 14:33:54
原文作者:知音文学。

开花的树 开花的树




本文关键词:开花的树
猜你喜欢